言情小说网 > 掌家小农女 > 第五一三章 脸呢,脸呢!

第五一三章 脸呢,脸呢!

        为啥呢?

        秦三仔细回想自己当暗卫时,姑娘跑到三爷府上都是为了啥,面上有些慌乱……

        建隆帝见此,轻轻地问了一声,“嗯?”

        这一声是满含了疑惑和威慑的,秦三牙关一咬,选了个他认为最稳妥的,“圣上,草民说实话,您千万别降罪草民才是。”

        “你且讲来听听。”建隆帝的身体微微前倾,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小暖的心也跟着提起来,预备着秦三回答得有漏洞时她好立刻救场。

        秦三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才讲道,“草民行走江湖四海为家,偶遇赵书彦大哥,与他一见如故,所以跟他到济县谋出路。小人……草民的绫罗坊,就是一点点从赵书彦大哥手里买过来的,草民没根基,想做好生意就得各路法子都试试。当时济县最有声望的是乌老将军,可他家门槛高草民进不去;其次就是金不换将军,金将军的门槛也高;后来草民赶巧认识了晟王府里的一个管事,草民当时不晓得晟王的身份,只以为他是金不换将军的侄子……”

        小暖默默流泪,秦三这是说得她的糗事……真真的是往事不堪回。

        “草民觉得,金将军侄子的门槛草民能够得上,就厚着脸皮贴上去讨好晟王府里的下人,让晟王改穿草民布庄里的衣裳。您老也知道晟王模样长得气派,他穿草民布庄里的衣裳往哪一站,都是草民的活招牌啊!小人靠着这个,赚了一些钱。”

        “为了让济县商户知道草民与晟王有些交情从而不敢轻视草民,店里每有新衣,草民就立刻给晟王府里送过去。其实……草民也不大能见到晟王,不过草民出来都说……晟王见了很喜欢……请圣上恕罪!”

        秦三说完,跪地心跳如鼓。

        小暖的拳头微松,这家伙说的也是实话,她当时的确就是这么干的……就是不知道建隆帝做何感想?

        建隆帝磨搓着他的墨玉扳指,沉默片刻才道,“你觉得晟王因何会穿你布庄里的衣裳?”

        这是信了?圣上比三爷好糊弄多了!

        秦三立刻来了劲儿,“不是草民夸口,草民的绫罗坊里的衣裳无论是布料还是做工,都是济县最好的。所以草民才敢厚着脸皮去,不过现在知道了晟王的身份后,草民也不晓得他老人家当时为何就同意了。兴许……”

        “兴许什么?”建隆帝追问道。

        秦三吞了吞口水,“不敢瞒圣上,草民长得也不丑,再加上嘴儿甜会来事,到哪儿都不会让人厌烦,兴许……晟王也看草民顺眼?”

        小暖……

        脸呢!这话都能说出口……

        建隆帝靠回龙椅上,半晌才道,“抬起头来。”

        秦三吞了吞口水抬起头来,嘴角往两边一拉,两眼放空,向着建隆帝露出大黄式讨好的笑容。据绿蝶说这个笑容极受欢迎,每次姑娘在三爷面前祭出大黄笑,都是大胜而归。

        袁天成仔细盯着秦三的脸,似是要洞穿一切,小暖则暗暗为秦三捏了一把汗。三爷说了在袁天成面前不能抬头的,这是个老妖……

        本还有些怒意的建隆帝看了秦日爰这模样,竟忽然觉得他说得也有几分道理。这张脸虽不算英俊,但还真是蛮讨喜的。生就这样一张脸,再加上会说话、有眼力的确大有助益,难怪他的生意能做的这样好,也难怪秦氏想把女儿嫁给这小子。

        建隆帝点点头,“起来吧。”

        这是……过关了?秦三喜出望外地爬起来,默默退回小暖身边,只有呆在姑娘身边他才觉得安全。

        建隆帝挑挑眉,如此看来这小子还真对陈小暖有点意思,“你且退下。”

        秦三左右看看,又小声问道,“圣上是让草民退下吗?”

        建隆帝点头,“去吧,若是哪天能用棉布做出舒适又便宜的好衣裳,也送一件进宫给朕。朕这块活招牌总比晟王好用。”

        秦三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当当当地磕了三个响头,“是,草民领旨谢恩!圣上心怀万民,草民感激肺腑,一定两肋插刀努力做衣裳!”

        这都哪跟哪……小暖闭眼不敢想他平日都是如何破坏自己好不容易维持的秦日爰的好形象的。

        待秦三退下后,建隆帝含笑问小暖,“太后和皇后送去的药,你可用上了?”

        小暖屈膝,“都用上了,有了良药,臣女一定能赶在春耕前好起来,不会耽误种棉花。”

        建隆帝点头,“这样你娘也该放心了。”

        秦氏屈膝道谢。

        建隆帝又似闲聊似地问道,“上次你说进宫之时带了两块玉佩、好几个护身符防身,这次呢?”

        小暖坦然道,“臣女还是带了两块玉佩,两个护身符。”

        建隆帝眼睛眯了眯,“只两块?”

        “是。”小暖老实回话,“不过……臣女进宫之时,搜身的侍女又塞给臣女一块玉佩,现在臣女的仆妇身上。”

        建隆帝不动声色地问道,“她为何塞给你一块玉佩?”

        小暖假装犹豫片刻,羞涩又胆小地道,“她说是晟王给臣女的。在宫门口臣女不敢与她推辞,只得接了,可男子给的玉臣女也不敢戴在身上,便放在丫鬟手里,打算出宫时再还给她。”

        秦氏惊讶了,她都不晓得宫门口还生了这样的事,好端端的,晟王塞块玉佩给小暖做什么?也不怕人见了说闲话?她还没同意把闺女许给他呢!

        建隆帝见秦氏转头露出疑惑又复杂的表情,接着道,“陈小暖,抬起头来。”

        有完没完了!

        小暖抬起头,守规矩地低垂眼睛看着建隆帝面前的桌子,偏不看建隆帝更是直接忽略了他身边的袁天成。

        “朕的三皇儿送你玉佩,你是如何想的?”建隆帝直接问道。

        小暖不敢低头,镇定地道,“搞不明白为什么晟王会忽然给臣女东西,臣女害怕,又有点惊慌失措。”

        “没有欢喜之意?”建隆帝追问道。

        小暖咬咬唇,“有一点点,可是晟王身份太高模样生得太好,臣女……不安胜过欢喜。”

        这倒是在理儿,建隆帝微微点头。

        待到小暖母女也离开后,建隆帝问身边的袁天成,“如何?”

        “回圣上,秦日爰面相憨厚多福,虽不多智但此生有贵人相助,平顺安稳;秦氏乃旺家旺夫之像,少时贫苦,老来得福;陈小暖……”

        “陈小暖如何?”这是建隆帝今日召小暖和秦氏进宫的主要目的:让袁天成观测小暖的运道,顺带看她与严晟之间是否有私交。

  https://www.xxyanqing.com/book/3856/27131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xyanqing.com 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yanq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