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重生之俗人一枚 > 1380,“分赃”,有福同享

1380,“分赃”,有福同享


  “勃儿,瓜娃娃,现在板蓝根,白醋都在疯长,一天一个价,你那么急着出货干嘛?”三个仓库中的某一个仓库内,王勃的三舅曾凡梦开始数落,劝说自己的外甥。这几天,他们几个当舅舅,当姑爷的,总算是见识了他们这个外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看得是又激动,又兴奋,又羡慕。

  由于当初王勃给罗永豪和他老汉儿罗家贵下过禁口令,让两爷子不要将他囤积白醋和板蓝根的事告诉周围的亲戚朋友,所以,过去的一两个月中,所有人,除了提前帮他运作几个虚拟公司和虚拟账户,用于转移,消化巨额利润的干姐曾萍,其他人都不知道他“投机倒把”的事。

  直到2月9号这一天,他把几个舅舅姑爷召集到一起,让他们跟他南下羊城去办一件事,路上的时候,他们的这个外甥才告诉了他们事情的真相,说自己在两个月前花了两千万在羊城囤积了三仓库的板蓝根和白醋,这次让他们跟着南下,就是让他们去帮忙出货的。

  当时,只听得他的几个舅舅和两位姑爷那是一个心惊肉跳,惊骇不已,生怕他们的外甥把两千万打了水漂。

  他们的心惊胆颤一直持续到王勃派他们去打听白醋和板蓝根的世面行情,看到白醋和板蓝根的价格一日三变,芝麻开花节节高,这才完全松了口气,随之,便被他们外甥的大手笔和超前的眼光所震惊!

  但是,在目前不论白醋还是板蓝根的价格一直在疯长,而且有价无市的情况下,他们的外甥不继续待价而沽,反而开始陆续出货感到不解。最先忍不住话的便是他的三舅舅曾凡梦。

  三舅带头开腔,其余几个舅舅和两位姑爷也开始劝,劝他是不是再等一等?多等一天,就有可能多赚一两千万啊!这可是直接仍在地上的现大洋,就这么白白的放弃了,实在是可惜。

  面对价格一日高过一日,而且还看不到头的涨势,要说能够忍住心头那种捂货,惜售,待价而沽的(渔)望和冲动,即使对有亿万身家的王勃来说,也是十分艰难的一件事。就如同舅舅姑爷们所说的,多捂一天,就有可能多赚个两千万,为什么要急着卖呢?

  但头脑中的理性却告诉王勃,好景不常在,好花不常开,人们疯狂、冲动而失去的理智总有恢复的一天。

  这跟炒股是一样的,面对疯狂暴涨的股市,想在最高点逃顶的人,往往死得最惨!投资界大鳄巴菲特有一句话,叫做“永远不要想去赚最后一块铜板”,王勃深以为然!

  所以,面对未来更美好的前景,更大的利润,本着“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的原则,他还是硬生生的控制住了自己心头的渔望,在有人开出进货价十倍之际,他果断的让守在三个仓库的舅舅和姑爷们开始出货。

  从2月11号第一车板蓝根,白醋出库到2月15号最后一车,整个出货行动,一直持续了五天时间。有的是以进货价10倍出的,有的11倍,有的12倍,最后一天达到了高(朝),整整在原来的基础上翻了16翻!

  退掉用假身份证租的仓库,拿回押金,扔掉在当地买的,这段时间一直用于联络的SIM卡,2月15日当天晚上,王勃一行九人,便坐上了回蓉城的飞机。

  当天晚上,王勃在蓉城某家豪华的海鲜大酒楼大摆宴席,招待“劳苦功高”的几个舅舅和姑爷。吃饭途中,他让自己的干姐拿出六张卡,一一递到几个一脸不解的舅舅、姑爷们的手上,笑着道:

  “舅舅,姑爷,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这是以各位舅母,姨妈的名义办的银行卡,每张卡里面我让萍姐存了一百万。二娘那张卡里面存了一百五十万。当初南下买货,租仓库,跑东跑西都是耗子和罗姑爷两人操办的,算是多给的辛苦费吧。

  “钱不多,算是当外甥的一点心意,希望大家别嫌少。”

  轰——

  所有人的,全都惊呆了。大舅舅目瞪口呆,二舅舅不知所措,三舅舅则呼吸急促,双眼通红,两位姑爷,也是激动得浑身颤抖。私下里,他们有想过,甚至相互之间讨论过这次起码赚了两三个亿的外甥会奖励他们,给他们一些跑腿费,但他们觉得也不会太多,心理预期估计也就是几万,十来万。毕竟,他们没出一分钱的本钱,就帮着使了一点憨力气,前后帮忙的时间也不多,仅仅一周。

  然而,他们却没想到,他们的外甥竟然这么大方,一出手就是一百万!那不是意味着他们只要接下,立马就成了百万富翁了?

  那可是百万富翁啊!队上,村上,哪个是?完全是想都不敢想的存在!

  对王勃最亲的小舅曾凡嵩第一个从激动中回过神来,当即把卡还给王勃,一脸不悦的说:

  “勃儿,哪个要你的钱哦!还一百万?你干脆给我一千万嘛?你又请我们坐飞机,又请我们住五星宾馆,还天天请我们吃粤菜,乌龟王八整海鲜,说是帮忙,其实啥忙也没有帮,上货都是用叉车上,我们几个就相当于去羊城耍了一圈。你还给我们钱,这个钱我不得要哈!”

  小舅舅一开腔,老实,耿直的大舅舅也跟着开腔,起身,走过来,把手里的卡一边朝王勃手上塞,一边说着跟小舅舅差不多的话:

  “勃儿,你这样子就要不得了哈!我们这几天吃安逸了,耍安逸了,玩格也玩安逸了,飞机来飞机去,然而啥子活路都没有干,在仓库也就是操着手耍,还要钱?哪里好意思要钱哦!”

  其他两个舅舅,两位姑爷见老大和老幺开腔拒绝,虽然心头极为不舍,但也勉为其难的起身,走过来还卡,说着“要不得”,“不得要”的话。

  几十年来,王勃对自己几个亲戚的脾性已经摸透了,小恩小惠他们可以要,可以沾,但是大便宜,却是无功不受禄。

  所以,这么多年来,王勃虽然成了亿万富豪,他们一家人也过上了“人上人”的好生活,他的几个嬢嬢舅舅们的生活,却改变不多——当然,比起以前来,还是有天翻地覆的改变的,但是和王勃家一比,就没得比了。

  让亲朋好友跟着一起发家,一起鸡犬升天,一起享受他富裕的成果,这是人之常情,华夏国情。但是怎么帮助,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直接给钱,肯定不行。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所以王勃的办法是给亲戚们一份力所能及的工作,同时有什么不需要动脑筋的赚钱的点子,带亲戚们一把,比如一起在魔都买房子,都是如此。

  这次让几个舅舅姑爷一起跟着南下做生意,也是基于同样的有福同享的理由。让亲戚们帮忙,他才有发钱的理由,亲戚们拿起钱来,也才会感觉心安理得,拿得放心。

  明年,随着疼迅在香港的上市,他的身价将迎来一次暴涨,从此之后,就将随着疼迅一年几倍,十几倍,几十倍的市值增长而一飞冲天,一发不可收拾。他不愿意看到他自己都在开宾利,坐劳斯莱斯,买游艇,买私人飞机的时候,身边的一群最亲的亲戚连辆小汽车都买不起。真那样的话,他会被周围的人戳脊梁骨的。

  “幺舅,大舅,二舅,三舅,还有罗姑爷,张姑爷,你们这是干什么?是不是嫌少嘛?嫌少我让萍姐明天再给你们发张卡!真是的,让你们拿着你们就拿着,还跟你们外甥那么客气干嘛?你们外甥这次发了点小财,他吃肉,让你们跟着喝口汤,不可以嗦?

  “舅舅,姑爷,我给你们明说吧——但这是机密,你们千万别对任何人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这个投资,也就是最初的那两千万,是我跟几个有关系的朋友一起投的钱,他们都是官面上的人,能量很大,知道很多外人不知道的内部消息,但是不方便出面,我算是承个头,出了四百万占了五分之一的股份。给你们的这些钱,都算在了运营费里面。你们不要,我也得不全,也只能跟他们几个平分。所以,你们这是不拿白不拿。”

  见几个舅舅,姑爷不肯要,王勃板着脸,开始劝,然后又现编了一段辛秘出来。王勃很快为自己灵机一动编出来的故事感到得意,因为一来让几个舅舅姑爷有了名正言顺的拿钱的理由,二来也顺便把自己这次赚的缩水到了五分之一,第三,则成功吓唬了几个舅舅姑爷,所谓的事情的“严重性”足以让他们将这次的“投机倒把”烂肚子里,不敢随便嚷嚷。

  人心不足蛇吞象,一百万虽然是大钱,在03年来说是一笔了不得的财富,但是跟几个亿相比,却差了两个数量级。几个舅舅姑爷虽然本性善良,但在巨量的金钱面前,而且这金钱还感觉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赚到的,人心会不会变,会不会有其他的想法,万一那家人的钱“花完了”再找他借点,又哪里是说得清楚的事情?!

  所以,为了避免未来可能的人性悲剧,还是先打个预防针,上一道保险的好。

  王勃这么一说,尤其是他那故事一编,他的几个舅舅姑爷也就“勉勉强强”的收下了,脸上依然带着客气的,甚至是“不情不愿”的神情,一个劲的重复着“这怎么成?”“这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之类的话。

  分了“脏”,人人身上都带着上百万的巨款,这吃喝起来的感觉便又不一样了。兴高采烈,意气飞扬的舅舅姑爷们开始大口喝酒,大碗吃肉,相互开着玩笑,纷纷热议着未来如何花钱的事。

  既然说到如何花钱,享受财富,王勃对他这些农村出来的舅舅姑爷们便又有了一些“不成熟的小建议”:

  “舅舅,姑爷,现在蓉城的房价低,才两三千一平,一套也才二三十万,所以,我建议你们用这些钱在蓉城的二环内买两三套房子放起,坐等未来升值。如果还有剩,可以买一辆几万,十来万的车来开一开,提前享受一番。

  “当然,具体怎么花,我不干涉,你们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这个随你们意。

  “但是有一点我要提醒的是,千万别太张扬。除了我们这一大家子,别让其他人知道你们成了百万富翁。现在这社会,得红眼病的人多得很,看不得别人有钱。有钱是好事,但是为此而得意忘形,不知收敛,最后闹出事端,就不是聪明人所为了。

  “这算是我对舅舅姑爷们的一些不成熟的小建议吧。”


  https://www.xxyanqing.com/book/29/14819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xyanqing.com 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yanq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