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惊世盗仙之战神擒妃 > 第七章.孺子含辛,隐忍不嗔

第七章.孺子含辛,隐忍不嗔


  马车一路晃晃悠悠,凌雲穿着一身淡蓝小袍,看上去乖乖的。

  “雲儿今年已经是17  了!都已经可以束发了。”漠王爷看着凌雲那一头乌黑长发,轻轻的摸了摸她脑后简洁的发髻,温声道。

  “还未过诞辰,不能算17。”凌雲躲开他的大手心道:说话就说话,还动手动脚的。

  “可有想好要什么礼物?”唐漠轻笑一声问道。

  “嗯……还没想好。”

  唐漠与她大哥一直交好,大哥战死的那年,敬王爷因病而故,唐漠便继承敬王爷的爵位,成为了现在的漠王爷,那年她哭的稀里哗啦,他一身华服被她哭的是皱皱巴巴。也从那时起,每年的诞辰唐漠都会给她带礼物。

  只是那时她年纪尚小,根本看不出男孩女孩,是以他并没有发现她的女儿身。

  男子十五束发,二十及冠,束发以后便是大男孩了,可以娶妻生子,外出打仗。

  唐漠依稀记得,这小家伙那年趴在他的新衣上,哭着说:待到十五岁,他要去当兵,上战场杀敌,为家人报仇。

  如今已经十七,却依然没有活成她自己想要的样子。

  马车摇摇晃晃的停了下来,凌雲当先跳了下去,唐漠在后面拉都没拉住。

  偃月府?

  凌雲愣了一下,迅速在记忆里搜索关于偃月府的信息,偃月府是皇家宴请宾客的部门,在这里面养着成千的歌姬舞姬,只有皇亲国戚才有机会进入这里,去欣赏那些上等姿色的美妾。

  “来这里干嘛!”凌雲一脸黑线。

  “你不是要找媳妇?”唐漠笑眯眯的看着他,似在挖苦。

  凌雲顿感一阵天雷滚滚,这是专门带他来找女人的?她想回家!

  “哟,看看这是谁呀!”来人一袭华服几个大步就来到了两人面前,这人头戴金冠,走路带风,一张脸上写着,老子来找茬的表情。

  “太子殿下来的好早!”唐漠假笑的看着走来的人问道。

  此人是太子齐礼,行事作风让人琢磨不透,是个阴晴不定的人,凌雲决定离他远点。

  于是便悄悄的站在了唐漠的身后。

  “哟!看看这谁家小可爱啊,姬凌雲,最近可好啊,没看见太子哥哥吗?”齐礼走过去,一把将凌雲拉出来,那句没看见太子哥哥的背后,隐藏着莫大的危机。

  “见过太子殿下。”凌雲淡定行礼。

  齐礼一愣,从未见这小子给自己行礼,本来已经准备了一大堆的道理与训斥。

  “嗯……甚好!”齐礼收起了大咧咧的表情,笑眯眯的迈着方步,上了台阶。

  “你这次怎……”唐漠诧异,往日凌雲见到太子一行人,何曾行礼作揖,一向都是明知会吃亏,也会迎面冲上去更人家开撕。

  凌雲淡淡看了他一眼道:“孺子含辛,隐忍不嗔。”

  嗯?

  唐漠愣住了,看着凌雲迈着步子,缓慢上了楼梯。

  这小子在说: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

  哈哈哈哈!

  唐漠噗了一声笑了出来,遭来凌雲一个大白眼。

  这边凌雲刚抬脚走了两步,一个人影直接就冲了上去,朝着凌雲就踹了过去。

  凌雲早已感觉到身后的危机,脚步微微一偏,与那人擦肩而过,那人影一阵风一般,直接趴在了台阶上。

  “姬凌雲,你竟然敢躲开!”地上的人愤怒的跳起来,指着凌雲的小鼻子大骂。

  “猪朝你撞过来,你会不躲么?”凌雲哼了哼,反讥道。

  “混小子,你找死!”

  “齐滨!”唐漠冷喝了一声说道:“你身为皇子,成何体统!”

  那小屁孩这才看到唐漠正站在台阶下方,连忙一甩长长束发,梗着脖子对唐漠说道:“齐滨失礼,请漠王不要见怪。”

  凌雲笑看着齐滨不停的瞪她,可她仿佛没看见一般,跟着唐漠进了偃月府。

  齐滨在后面气的跳脚,全程都没有跟那小屁孩撕成,这让他非常有挫败感。

  “你打了宇文浪楚和司徒彦,七皇子这是来找你的麻烦的!”唐漠低声说道。

  “小人长戚戚……”凌雲淡淡说了一句,便不理唐漠。

  唐漠眉眼含笑,一段时间不见,这小子,竟然会拐着弯的骂人了。

  进了偃月府,凌雲才知道这一次是来做什么的!

  卓兰使节团来访,带了卓兰几个世家子弟,这些世家子弟自然不能参与主君和使者之间的谈话,所以自然就要由皇子们来宴请,而这宴请的地方自然也非偃月府莫属了。

  一进偃月府,就感受到了两道杀人的目光投射过来,正是宇文浪楚和司徒彦两人恶狠狠的看着她。

  “姬凌雲,谁准许你来这里的!”宇文浪楚一脸狰狞,冲上来揪着凌云的衣服狂吼。

  凌雲本就身子瘦小,加上宇文浪楚又比他长几岁,这一揪,就直接把她拎了起来。

  “老子愿意来就来,关你屁事!”凌雲被揪着衣领拎起来,便佯装气息不顺,夹着嗓子艰难的嘲讽。

  宇文浪楚眼神变得阴狠:“臭小子,老子今天弄死你,你信不信,让你们姬家马上断子绝孙!”

  闻言,凌雲眼中带着怒火,用力一脚跟就踹在了宇文浪楚的小腿胫骨上。

  这一踹那是踹的正是地方,她很清楚,小腿胫骨因为没有肌肉保护,所以被踢以后,是很疼的,疼到可以让一个人不顾形象的抱着自己的腿在大庭广众之下单腿跳。

  就好像宇文浪楚现在的表现。

  “姬凌雲,你竟然打人!”司徒彦冲了上来,就要跟凌雲开打。

  “我打人了?我从来不打人!爷打的从来都!不!是!人!”

  周围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小子真敢说啊!所以之前整天混在一起的三位公子,现在是真的撕破脸了?

  所有人都在看好戏,他们都很清楚,姬凌雲从小就弱的跟个小鸡一样,这一次的打肯定是挨定了。

  只是他们少有人注意,站在凌雲身后的漠王的连已经黑的乌云密布了。

  司徒彦挥动着拳头冲上来的时候,唐漠一撩长衣下摆,一脚就揣在了司徒彦的肚子上,直接把这小子踹的撞在了台阶上。

  “你们好大的胆子!”唐漠怒吼一声,收回了大长腿,将手中抓着的衣袍下摆甩了下去,冷冰冰的看着还在举着拳头的司徒彦。

  司徒彦吓傻了一样,没有了动作。

  正在原地单腿跳,疼的呲牙咧嘴的宇文浪楚也也停了下来。

  “参见漠王,参见太子殿下!”这个时候,厅内的世家子弟这才齐齐行礼,只是先叫的漠王,接着才是后面的太子等人。

  大家都知道,虽然太子身份高贵,但圣上曾说过要给漠王一人之下的特权,所以在任何场合,除了皇后以外,就是漠王最尊贵。

  只是这尊贵只是一副假象,谁都知道漠王只是一个光杆司令。

  太子眼神阴兀,但转变的极快。不管漠王在朝中如何的没有地位,但总归是一个王爷,而且还是这一次迎接卓兰使节的负责人。

  “哼!老大不小了,你们年长四五岁,竟然两个人动手打一个人,你们好大的出息!”唐漠的声音浑厚而震耳欲聋,让在座的看戏的众世家子弟,都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漠王爷不要如此生气,他们也只是贪玩而已!”太子齐礼这个时候站了出来,一脸的和蔼表情,做了这件事的和事老。

  凌雲看了他一眼,他也同样投来善意的目光。

  “切,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凌雲嘟囔了一句,但见着唐漠向前走了两步,连忙就跟了上去。

  这件事凌雲看的很明白,刚刚这几个人真的没看见唐漠吗?太子在后面看戏看的也很久!


  https://www.xxyanqing.com/book/10727/1087914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xyanqing.com 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yanq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