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惊世盗仙之战神擒妃 > 第十九章.师父

第十九章.师父


  师父的据点一向选择在这些很热闹的地方,所以唐漠每次去找师父的时候,都得乔装一下。

  凌雲在他后面若即若离的跟着,直到看着他走进一间不起眼的房舍,这才放松了下来。

  不过也正是因此,她心中的疑惑更甚,唐漠装扮成那个样子跑到这种犄角旮旯的地方来,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难道是私会情人?

  凌雲心中恶趣味的想着唐漠的心上人肯定是个丑八怪,不然怎么可能没看见人,还得偷偷摸摸的呢。

  “徒儿叩见师父。”唐漠进了屋内,见了人,直接叩拜下去。

  “漠儿,你怎么带了个小尾巴来啊!”小屋中,一位看上去二十出头的青年,正老神在在的冲泡着青茶,氤氲的茶水雾气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但言谈举止去是优雅自在,倒像是七八十岁仙风道骨的老头子。

  他笑了笑摆摆手让唐漠起身。

  此人暮云鹤,在唐漠十二岁那年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从此教他修炼,用各种丹药助他成长,起初师父说这个世界远比他所知的要大的多,甚至天上地下都存在国度,问他要不要去看看。

  于是他心动了,一直努力修炼,成长到今天。直到两年前师父说他要去历劫,便行踪全无。

  听到暮云鹤的话,唐漠一愣,接着眼带杀机,正要出去,却听暮云鹤说道:“无碍无碍,是个顽皮的小猴子罢了。”

  “猴子?”唐漠一愣。

  “这人跟我这么久。我竟然丝毫没有发觉,必然意图不轨,尤其当下乃多事之秋,徒儿不希望这些事情干扰到师父清修。”唐漠正经说道。

  “要真是清修,何必找这闹市?说来也怪,你已入练气期,为何连一个练体期的小鬼都能跟踪你呢?”

  唐漠囧,连忙认错,说自己粗心大意。

  暮云鹤眼带慈祥的看着他说道:“这并不怪你,你已经很努力了。说起来这一次来找你,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说到这里,暮云鹤皱起眉头。唐漠立刻感觉事情有些不妙了。

  “三个月前,我在忘返川的树林里发现了一直被魔气入侵的猴子。”

  又是猴子?

  唐漠疑惑。暮云鹤连忙说道:“这回说的是真猴子。那猴子还小,没有传染其他猴子,我把猴子抓起来研究了几天,最后那小猴子自己把自己掐死了。”

  唐漠吃惊的看着暮云鹤想要从他年轻的脸上看出他在开玩笑。

  可是并没有。

  “魔气是什么?”他忙问。

  暮云鹤思考了一下说道:“那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可以控制人心神的邪恶力量。”

  暮云鹤跟唐漠说了很多关于魔的事情,那些连齐慕最古老。的书记都寻找不到记录的东西,真的是刷新了他的世界观。

  要不是因为师父高深莫测的道行,他都以为是在忽悠他了。

  凌雲这边算着时间呢,唐漠进去了整整一个时辰。

  她没有继续跟唐漠,而是守在巷子口继续等。

  直到又过了一个时辰,才见那房子里一个帅气的青年走出来。

  这人一走出来,凌雲就楞了。这感觉太奇怪了明明看着是个年轻人,可是他身上的气息却让凌雲感觉到了一种深渊一样的感觉,完全看不透。

  最可怕的是那人竟然笑盈盈的朝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

  妖怪,绝对是妖怪。

  凌雲转身就离开了巷子。

  直到回府,凌雲都还是心有余悸,总觉得身后有人跟着自己,可是她再三确定,的确没人跟着。

  奶奶的,天天跟踪别人,今天是魔怔了吗?

  唐漠看着凌雲一路上疑神疑鬼的那熊样,终于找回点自信来,刚刚自己的确是大意了,才被这小猴子跟踪。

  “少爷,都快吃完饭了你怎么才回来。”馨儿念叨着,又看凌雲一身脏,就开始念经了。

  “馨儿,你怎么年纪轻轻跟个老妈子一样啊。”凌雲换好了便服,不胜其扰的问道。

  “还不是我们家有个不让人省心的少爷啊!听说少爷今天闹学堂了?”馨儿问道。

  “嗯,小闹一下,省得那些人以为咱家好欺负。”凌雲说道。

  “少爷可得悠着点,别打乱了元帅的计划啊。”馨儿忙说。

  “放心,爷爷巴不得我闹的再厉害一点。”凌雲呵呵一笑开始狼吞虎咽吃东西。

  饭后,姬千尘又问了凌雲一遍关于伏魔录她吸收了多少凌雲的回答,让他有些惊讶。凌雲早已经将伏魔录那几十句话理解透彻了。

  前世的盗仙,怎么说也是个仙,虽然因为偷天机图被雷劈死,死的的确有点冤,但是绝对是货真价实的仙级人物,见识过的修炼术法多的数不清,一个伏魔录残篇,怎么可能难倒她?

  这一刻,姬千尘觉得,自己没有抓住凌雲最好的年华教她习武,否则说不定姬家军早就成立了,又岂会因为这些尔虞我诈的事情,弄得自己的宝贝孙女还要女扮男装呢。

  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做的决定非常失败。

  但幸好现在为时未晚,凌雲也已经开始修炼伏魔录,而且聪慧如她,说不定真的有希望将伏魔录拼起来。

  想到这里,姬千尘有些黯然,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机会看到这一天。

  但是想的另外一个方面,姬千尘的神色也变得凛然,就算有一天,凌雲需要用伏魔录自保他也得想办法,让伤害降到最低。

  她是他们全家的宝贝,如若不是临危关头,哪里舍得她如此呢。

  第二天一早,凌雲起了个大早,然后踩点进的课堂。夫子张张嘴,想了一下说道:“姬凌雲,你把昨日教的文章从头到尾给我背一遍,背不下来罚站!”

  凌雲笑眯眯的看了看夫子,又看了一眼坐在一边恶狠狠怒视她的齐滨,嘴角一列。

  齐滨心道不妙啊,结果就听凌雲说道:“爷不会,甘愿罚站。齐滨,爷罚站,你这个书童怎么能心安理得的坐着呢。”

  “姬凌雲,你别欺人太甚。”齐滨怒道。

  凌雲四下里看了一眼,发现今天宇文家的几个都没到场,司徒家的也是,这就奇怪了,以他们的性格,不可能不来学堂啊。

  不知道这些人憋着什么坏水呢,想了想,凌雲靠近了齐滨,低声说道:“欺人太甚?老子就是要把你们踩在脚下。”

  闻言齐滨暴怒跳起来朝着凌雲就踹了过来。凌雲一扭腰躲了过去,齐滨没收住脚,直冲冲的朝着夫子踹了过去。,所有人都震惊万分,齐滨想要收脚已经是不可能了。

  眼看着夫子就要被踹飞,一只修长的小手直接朝着齐滨的膝盖,砍了一手刀。

  齐滨啊的一声惨叫,直接撞在了案几之上,连着站了几次,右脚明显吃不住力。

  旁边几个人连忙过来扶他,上前紧张的询问。

  “姬凌雲,你敢打皇子!”夫子嘴角有些哆嗦,明显是惊吓过度,然后被气成这样的。

  凌雲呵呵笑着,看着齐滨疼的跳脚,扭头对夫子道:“夫子,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https://www.xxyanqing.com/book/10727/1082582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xyanqing.com 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yanq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