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神话版三国 > 第三千零二十八章 召回

第三千零二十八章 召回

  要知道当时可是七万新军对六十万啊,当年这六十万大军可是整个北贵所有的军团一起打的,这次为了韦苏提婆一世,他抱着就算是死也要挡住的觉悟在战斗,然后硬生生将婆罗门集团的大军压住了。

  这种事情十几年前最狂的时候他都没把握能做到,为了证明韦苏提婆一世没有看走眼,在最后时刻信任自己,拼死一搏,打出连当年自己都没有的气魄,结果你现在告诉我,其实你是在等我背刺。

  以至于想明白之后,拉胡尔直接迁营走人了,一肚子火,还没有地方发泄,除了想说自己蠢以外,没有其他形容词了。

  韦苏提婆一世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局面,说实话,他是真的没想到拉胡尔硬刚六十万婆罗门集团的大军还将对方的气势死死压住,那种暴走之后带着孔雀强开四连射,瞬秒一个军团,震慑数十万大军不敢迈步前行的豪气,是真的让韦苏提婆一世明白什么叫做威势!

  只可惜现在拉胡尔脑子转过来了,原本抱着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的想法,彻底没了,满脑子都是自己是个智障,居然再一次被人忽悠了,果然自己是个傻子之类的想法。

  “拉胡尔啊……”韦苏提婆一世虚敲着桌面,这个时候他也烦得不行,早知道拉胡尔能莽六十万大军他直接开诚布公的说了就是,绝对不会留下现在这些隐患。

  然而那个时候谁知道啊,虽说韦苏提婆一世知道拉胡尔很厉害,但是一个在文伽地区战汉室都不能说是大胜的将帅,如何会让韦苏提婆一世觉得对方是真的有能力。

  结果事实却狠狠地扇了韦苏提婆一世一巴掌,拉胡尔是真猛,而且猛的超乎了韦苏提婆一世的估计,这个时候韦苏提婆一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拉胡尔甩锅说是刹帝利武士军团菜鸡,否则自己能追到汉室本土去,婆罗门所有的人都信了。

  就之前拉胡尔的表现说实话,见过一次的韦苏提婆一世也觉得上一次拉胡尔翻船并非是拉胡尔的锅,这货都猛到这种程度了,翻船的原因果然是被坑了吧。

  “竺赫来,拟旨,让在千帆的阿文德回中央,准备接管北方战线,出去浪了这么多年了,也该回来给国家干活了,让他回来入主中央,重整中央禁卫军。”韦苏提婆一世决定还是承认错误,将拉胡尔拉到麾下,然后将自家靠谱的将帅弄回来坐镇,这样至少安心一些。

  和拉胡尔出身婆罗门,背叛阶级不同,阿文德可是根正苗红的大月氏后裔,五支之中的嫡系,换句话来说,虽说不是皇族,但也是比荀祈这种杂鱼厉害很多的王族大宗嫡子。

  如果说以前韦苏提婆一世还没觉得顶级将帅到底有多猛,这次之后他真的认识到了,那真心不是一两个猛将所能比拼的存在,强就是强,这么一想的话,当年离开北方的阿文德自然就不能小看了。

  “阿文德主将啊。”竺赫来默默点头,他知道拉胡尔这关过了,毫无疑问接下来拉胡尔应该南方恒河防线的统帅,而且会有极大的自治权力,而且韦苏提婆一世提起阿文德之后,竺赫来才想起来贵霜不是没有顶级将帅,只是这些人退的退,走的走。

  “让他回来。呆在海军散心了这么多年也该冷静下来了,让他回来接管中央禁卫军,告诉他贵霜五支需要他干活了,国家培养他培养到这么大,不是让他玩的。”韦苏提婆一世面上浮现一抹笑容说道。

  总归还是自家培养出来,而且和自家有血缘世系关系的人用着放心,用人唯亲这话是个贬义词,但还有一句话叫做,你不让我用人唯亲,难道让我用那些信不过的人?

  尤其是在这种情况,有能力,有血缘,而且能保证忠心的人,当然要一个个的拉回来。

  竺赫来默默地点头,这个时期将帅的资历靠的还是十多年前的贵霜内战,新生代的杂鱼最多还在中层,高层还是那些从内战杀出来的军团长,因而当时能作为明星存在的拉胡尔只要出山,就能镇住场子。

  同理阿文德只要回来,中央禁卫军统领绝对是阿文德,别看北方那群军团长一个个咋呼呼的,但实际上当兵的都服比自己厉害的。

  阿文德回来,北方这群军团长多一个顶头上司,怕是喷拉胡尔的时候都能给力一些,至于现在,得了吧,在收到拉胡尔率领七万新军硬刚了婆罗门六十万大军,硬生生重挫对方气势。

  现在北方的将帅都冷静的很,哪怕知道拉胡尔被韦苏提婆一世坑了,现在正处于心情不好的状态,也没人敢去撩拨。

  毕竟北贵现在真的没有这种级数的大佬了,当年和阿文德一起混名声的,用阿文德手下的话来说那就是,蹭热度的,跟我家主帅完全是两个层次,让开,我要表演手撕拉胡尔……

  总之,北贵的将帅现在也挺难受的,次于阿文德级别的那两个,不管是拂沃德,还是尼兰詹都更偏向于将,虽说也挺厉害的,但和拉胡尔之前表现出来的层次,完完全全差了一个大层次。

  因而对于北贵来说,现在是一个获得了胜利,但是却相当憋屈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们急需一名大佬来撑场子。

  “传旨给拉胡尔吧,竺赫来你亲自去,将当时的情况全部告诉拉胡尔,然后将接管恒河中下游防线的任务交给拉胡尔,告诉他,征兵纳粮一应交付与他。”韦苏提婆一世叹了口气说道,最后决定相信拉胡尔,毕竟经历了这一次,他很清楚,要么信,要么杀!

  以现在贵霜的情况,杀是不可能杀了,杀了只能让汉室拍手叫好,那么就只能选择信。

  对于韦苏提婆一世来说,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信,那么就将手脚放宽,将婆罗痆斯一线全部交给拉胡尔,连征兵纳粮这些后勤也交给拉胡尔,既然你说过全权负责,没有掣肘,可以保证汉军寸步难进,那么这次就交由你全权负责!

  “征兵纳粮也交给拉胡尔?”竺赫来眼角明显抖了抖,这是给与拉胡尔拥兵自重的机会啊。

  “给他,汉军先全面交由拉胡尔来应对,他想要什么军团,要那些军团长,让他放手去挑,现在这个时间点,我想起北方那些军团长就算是心有不满,面对拉胡尔的威势也会低头,等过去之后,拉胡尔政治不行,但治军和统兵都有一手,自然会解决。”韦苏提婆一世神色沉稳的说道。

  这个时候韦苏提婆一世已经想通了,没什么好说的,既然原因信对方,那就别再扯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至于拥兵自重的问题,同时面对汉室和贵霜,拉胡尔不疯的话,绝对不会选择。

  “现在就通知?”竺赫来犹豫了一下再次询问道,“要不等千帆那边回复,阿文德将军回来之后再行通知吧。”

  “现在就通知,你直接告诉他,之前我是如何认为的,他不懂政治,也不懂迂回,那么就别说那些花花饶饶的东西,直接开诚布公的告诉他,为什么我之前不信他,现在愿意信他。”韦苏提婆一世气势雄浑的说道,“这些都告诉他,也告诉他我的目的!”

  竺赫来默默地点头,对于拉胡尔这种直性子,没政治头脑的人来说,这么做确实是最正确的选择,当然绝大多数皇帝做不到这个程度。

  “去,告诉他,让他冷静冷静!”韦苏提婆一世对着竺赫来招呼道,这么晾着不处理也不是一回事,要是拉胡尔钻了牛角尖,直接动手了,说个实话,韦苏提婆一世现在的情况真的有些玄。

  另一边拉胡尔正带着杜尔迦等人喝闷酒,说起来婆罗门教是不允许喝酒的,以前拉胡尔都是喝点各种奇怪的果汁,这次真的是心理郁闷,再加上被韦苏提婆一世耍了之后,拉胡尔颇有一种天下虽大,无处容身的感觉,自然心下郁闷之后就开始河闷酒。

  至于杜尔迦等人这个时候也不劝拉胡尔了,他们对于拉胡尔的处境心知肚明,更何况到了这一步还死死追随的基本上都是拉胡尔的死忠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唉。”拉胡尔都因为酒气的消磨,明显的衰老了一节,相比于之前那段时间怒刚婆罗门的气魄,现在的拉胡尔明显老了十岁。

  “你们说为什么就没有一个地方能让我安安稳稳的作战呢,婆罗门不允许,陛下也不允许,我到底什么地方做错了呢?”拉胡尔一脸苦涩的轻叹着,之前他是真正支持着韦苏提婆一世,认为对方是自己的知己,因而愿意拼死一战,结果,呵呵!

  杜尔迦没说话,默默地给拉胡尔倒酒,心下也是郁闷,总觉得自家上司的仕途不顺,能力超强,但就是运气不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xyanqing.com 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yanq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