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网 > 傲睨云霄 > 第二十章 生死边缘

第二十章 生死边缘

        “先不要急着恢复伤势,跟着这股气将重要的几个地方防御好,其余的药力等着关键时刻用,我撑不了多久了…”

        七彩凤凰蛋稚嫩的声音听起来变得有些虚弱,白逸风也只得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将体内的药力分化成为一道道防御。

        两个时辰后,那股七色气体淡化消失,而七彩凤凰蛋的声音也传入白逸风耳中。

        “我…撑不住了,接下来,就靠你自己了…”

        话落,一股强大的压迫感铺天盖地的袭来,让白逸风又股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不等他从这窒息的感觉中缓解出来,身体无处不在的剧烈疼痛感也是猛的袭来,而这份让人痛不欲生的疼痛中,又带着丝丝的痒。

        “啊…”

        眉头紧皱的白逸风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虽然奋力抵挡着那伴随着痒的剧烈疼痛,但却效果甚微,窒息感也是久久不散,在这三重让人疯狂的感觉中,意志力也是渐渐变得薄弱。

        但此时,体内积存的药力让白逸风闹钟一凉,面前似乎出现了铁军与仲青的身影。

        轻轻的摇了摇头,几年前,他与仲青二人被追杀,仲青拼命救他的画面横空出现。

        他还没有找到铁军和仲青,或者…他们已经不在了,那他便要为他们报仇!他还不能死,他还没有资格死。

        “吼。”嘴中发出了猛兽一般的低咆声,白逸风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失去意识。

        但那疼痛与窒息实在来的太过猛烈,再一次的,他的意识在摧残下变得越发薄弱。

        分出一丝心思去催动药力,那脑中传来的片刻清明让他松了一口气,有铁军与仲青给他的无形激励,还有着这团药力在,或许,他能扛住。

        每当被疼痛刺激到快失去意识时,他便催动药力,用那不足一秒的冰凉让自己清醒一些,而后,继续承受着不亚于剥皮抽筋的感觉。

        一个时辰过后,平躺在床上的白逸风已然成了一个血人,每个毛孔中,都在朝外溢着鲜血,可他虽眉头紧锁,却一直在深呼吸,显然,虽然很痛苦但意识犹在。

        床边,司寂辰与万成并肩而立,看着躺在床上的白逸风,眉宇间皆是有着担忧。

        “王爷,您见的世面多,您看,启儿这是怎么了?”在眼睁睁看着白逸风裸露在外原本止血了的伤口再度爆开后,万成终是忍不住的开了口。

        司寂辰叹了口气,道:“刚开始我便有些奇怪,为什么启儿一个六段元师能在那女人手上救下月儿,虽然收了重伤却不至死,现在看来,他应该是用了一种密法暂时提升修为,而现在,是反噬。”

        “反噬?可有办法救他?”听得司寂辰的话,万成只觉得胆战心惊,想着还在房内休息毫不知情的东惠,坚定道:“只要王爷能救启儿,日后万成愿为王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见万成行了单膝下跪的大礼,司寂辰连忙将他扶起,正色道:“万城主千万不要再像我行礼了,启儿这样也是为了救司月,我本就应当救他,但…外伤尚可想办法治愈,可这反噬却不只是身体的痛苦…能不能撑过来还得看启儿的意志力,若是他撑过来了,日后前途无可限量!”

        奋力抵御着那让人崩溃感觉的白逸风自是听不到身旁二人的交谈,脑中一阵发麻,那如同身临其境的画面出现在了眼前。

        是一个狮头兽人,他一把掐起了仲青的脖子,仲青奋力挣扎着,可却没有丝毫的作用,白逸风想上前帮忙,却发现被困在了原地,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仲青在痛苦中,眼底满是恐惧的死去…

        “啊…”

        看着这一切的白逸风在这场景里呐喊着,目光落在仲青的尸体上,重重的跪了下来。

        双拳紧握,掌心丝丝鲜血流落在地上。

        我变得强大,我要保护对我来说重要的人,我要…复仇…杀!!!

        轰!

        在司寂辰与万成担忧目光中,满身是血的白逸风气息节节攀升,直到突破六段元师,稳定在七段!

        十四岁的七段元师…在让他都不敢小觑的反噬中不死反而晋升…

        司寂辰诧异的看着白逸风被血和汗覆盖却依旧透着坚定的俊朗侧颜,心头一种奇特的感觉在不断回荡。

        从储存戒指中拿出了一个瓷瓶,掌心混元气涌动,瓷瓶瞬间化为了灰烬,只留下了一枚赤色的药丸。

        将白逸风的嘴扒了开来,将药丸塞了进去。

        “咕嘟。”

        白逸风的脖颈微微一动,那药丸便被咽了下去。

        二人依旧是紧张的看着白逸风,虽然他在这绝境中晋升,但反噬这种事情,一个不好便是死路一条,所以在白逸风彻底醒来前,二人紧绷的神经注定无法释放。

        见白逸风脸上那痛苦的神色逐渐散去,司寂辰眉头微皱,思考了片刻后,喃喃道:“身体的痛苦算是挺过去了,接下来的一个时辰,便看他能不能从鬼门关挺过来的关键了…”

        脑袋一麻,来自于身体的疼痛感,以及胸口那让人喘不过气的感觉消失。

        白逸风缓缓睁开眼,四周却是一片虚无,而在那虚无中,却是猛的出现了一张巨口。

        “父母都不要你将你遗弃,你活着有何意义?铁军、仲青收养你,你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而后独自在这世上苟活,这样的活着,又一个意义?死吧,死吧,唯有死,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眼前,铁军被十几个兽人围攻,最后被杀的画面也是出现。

        眼角眼泪滑落,心痛的感觉比来自身体的痛苦更让他绝望,而就在此刻,一个冬夜的画面再度出现,一个男人,厌恶的看着怀中的婴儿,随手将他放在了客栈门前…

        眼泪不断流出,白逸风开始抽泣,之前那样的痛苦,他都没有哭,可此时,他真的忍不住了!

        为什么?他的父亲要用那么嫌弃的眼神看着还是一个婴儿的他,为什么?要将他无情的抛下,可就算如此,他也遇到了疼爱他的铁军与仲青,可他们二人却在他眼前被杀害,可他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看着他们痛苦的死去。

        我真的…好没用…

        白逸风脸上露出了一抹自嘲的微笑。

        而看到了这微笑的司寂辰脸色一变,掌心翻动见,一颗药丸出现在手中,塞入了白逸风嘴里,可这次,他却没有咽下去。

        “噗。”

        上身猛的一颤,一口鲜血伴随着丹药被喷洒而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xxyanqing.com 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yanqing.com